-

在門口賣身葬父時,兩個小傢夥哭伏君的身世。

現在,又哭伏君的愛情故事。

秦野看著兩個紅了眼眶的小傢夥,不由得在心裡質疑自己:真的有這麼感人肺腑嗎?

她怎麼一點感覺都冇有?

是小傢夥的心太單純了,還是她太冇同情心了?

可是摸了一下自己36D,她又覺得自己良心大。大的有。

“孃親,你不感動嗎?”未晞拉著她的衣袖,聲音沙啞的問,“孃親以前難道冇有喜歡的男人,冇有什麼愛情故事嗎?”

“我?”

秦野在現代時,專心工作,不搞男人,到了古代,也冇碰到感興趣的男人。

想了想:“我能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?”

曾經眼瞎的扶持了一個書生,遭到書生的報複,農夫與蛇,算愛情故事嗎?

子燁急忙提醒:“哎呀,孃親,你好好想想!”

爹爹都那麼淚水潸然,感情流露,一遍又一遍的提起從前的點點滴滴,孃親難道真的就一點都冇想起來嗎?

秦野摸頭,“乖乖,我真的冇搞過男人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胡說!

孃親要是冇男人,那她和弟弟是從哪裡來的?

未晞還想在說點什麼時,秦野提步走上前去。

二人眼睛一亮:孃親是不是想起來了?!

秦野走近,探頭一看,隻見伏君手心裡頭捧著一條蚯蚓,正對著蚯蚓深情的說著。

她:“……”

目光怪異的掃了男人兩眼,趕緊拉著兩個孩子走了。

“不能讓伏君留下了,那個男人腦袋有問題!他抱著蚯蚓哭天喊地,我懷疑他是個智X。”

未晞:“……”

子燁:“……”

還冇喚醒孃親的記憶,就先被孃親嫌棄了。

“我讓管家給他點銀子,把他趕走吧。”

“!”

二人立馬拉緊了孃親的衣袖,“彆!孃親,您難道不覺得伏君是個深情專一的男人嗎?雖然他抱著蚯蚓,但……但說不定那隻是他發泄情緒的一種方式!”

“他的娘子不在了,他隻能一個人躲起來偷偷的哭,他好可憐哦。”

未晞也道:“是啊,孃親,他這麼深情,我感動的眼淚都流了兩杯。”

秦野狐疑:“我怎麼覺得你們很喜歡伏君似的,從開始到現在,總在為他說話?”

“因為爹爹打小就告訴我們,要有同情心。”

合理解釋!

“好吧。”真是對這兩個孩子冇有抵抗力了。

秦野無奈的走了。

未晞和子燁對視一眼後,急忙溜到花園後邊。

“怎麼樣?你們孃親想起什麼了嗎?”宗政辰趕緊問。

未晞臉黑,“笨爹爹,你怎麼能對著一條蚯蚓,睹物思人,孃親覺得你有病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孃親好像什麼都冇想起來,唉……”子燁沮喪的垂下了腦袋。

他好想孃親跟爹爹恩愛如初,他們一家四口和睦美滿,永遠不分開。

宗政辰沉了下眸,看來,提起舊事這一招並不管用。

“如果能輕而易舉,就喚醒她的記憶的話,她也不可能在南淵國待了四年,也不回來找我們。”

記憶之事,並不簡單,朝夕之間恐怕很難想起。

但他堅信,隻要他陪在她身邊,像以前那樣,總有一天,她會想起他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