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三天後,青雲宗開始建造家園,收拾破碎的山河,就連霸刀門的弟子,也都統統歸降青雲宗,他們接受青雲宗的教育,徹底成為了青雲宗的弟子。

青雲宗相繼接手了霸刀門和星輝宗的地盤,形成三足鼎立之勢,傲看這四方天地,青雲宗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大派。

很多門派都是爭先派人來送禮,送錢,送來人手,幫助青雲宗建造家園,所有門派,都尊敬有加,不敢來犯,青雲宗日益壯大。

在青雲宗中間,一座雕像赫然而起,那雕像高十八米,雕像威武不凡,一手持著長刀,一手持著長槍,威風凜凜,雕像雖然還冇完全打造而成,但是已經有了輪廓。

那是葉飛的樣子,葉飛在一天之內,拯救青雲宗兩次,故此,青雲宗掌門,特地為葉飛建一座雕像,那雕像,勢必在青雲宗屹立千年,後代傳頌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日葉飛和舞月動結婚,在整個青雲宗,都張燈結綵,紅佈滿天,燈籠也無數,鞭炮也轟鳴著,很多青雲宗弟子,都穿上了紅色的衣服,葉飛的婚禮,註定有上萬伴娘,上萬伴郎。

一處閣樓內,葉飛抱著舞月動,二人嬉笑著,舞月動穿著一身紅色長裙,露出半截雪白的小腿,衣服微微輕透,她畫著美美的妝容,她眉間點砂,十分清秀絕美。

“哎呀,彆摸我,癢癢。”

舞月動嬉笑的說著,她的手抓著葉飛的手,不讓他伸進自己衣服內。

“都老夫老妻了,還怕癢癢。”

葉飛抱著舞月動,他穿著一身紅色衣服,十分帥氣,長長的披風尾後落在地上,衣服上也帶著珍貴的水晶。

“來,親一個。”

葉飛用手挑起舞月動的下巴,就要親上去。

“啪!”

“親什麼親,不許親。”

舞月動用手掌在葉飛的嘴巴上打了一下,嗔怒的說著。

葉飛捂著嘴巴,有些不悅,“我都三個月冇碰你了,親一口怎麼了?”

“親個屁。”

舞月動一下子就揪住葉飛的耳朵,葉飛連忙大喊大叫,“哎呦,疼,疼,彆揪耳朵。”

“老婆大人,我錯了,彆揪我耳朵。”

“你錯哪裡了?”舞月動理直氣壯的問著葉飛,一臉嗔怒。

“我錯在親你了,哎,不對,我親自己老婆怎麼了?何錯之有?”

葉飛也不知道自己錯哪裡了。

“啊呸。”

舞月動粹了葉飛一口,說: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我閉關的時候,你和洛璃不清不白,你和段子美也不清不楚的,我才閉關三個月,你就有緋聞了,你個花心打色狼。”

“快,如實招來,不然我就把你耳朵割下來。”

舞月動拿著匕首,在葉飛的麵前晃悠,匕首鋒銳,映照著葉飛的臉,他吞了一口口水。

“老婆,冤枉啊,我和段子美,還有洛璃,都是清清白白的,哪個混蛋告狀的,我弄死他去!”

“老婆,我疼。”

葉飛可憐巴巴的看著舞月動,開始求饒。

“疼就對了,不疼還不揪你呢。”

舞月動撅著嘴巴說著。

“哎呦,一大早的,就開始撒狗糧,真是不害臊啊。”

就在此時,花雨庭走到了樓上,看到葉飛和舞月動打情罵俏,她便是調侃了兩句。

葉飛看到花雨庭來了,便是連忙伸出手說道:“姐姐救我,我老婆要割了我的耳朵。”

葉飛慘兮兮的說著。

花雨庭一臉鄙夷,說道:“行了,行了,知道你們恩愛,有必要這樣撒狗糧嗎?求求你們,殺了我這個單身狗吧。”

花滿庭搖搖頭,覺得看葉飛和舞月動打情罵俏,簡直是折磨,吃了一嘴的狗糧。

就在此時,沈蒼生走了上來。

“那就把我殺了給你們助助興,今天葉飛結婚大喜的日子,殺了我助興,理所應當。”

沈蒼生哈哈大笑的走來,他一身紅色衣服,很是正式,手拿摺扇,一副斯文的樣子。

“都彆攔我,我要給葉飛當狗!”

雲鶴也走了上來,他臉上帶著笑意,手中帶著禮品,特地為葉飛和舞月動祝賀。

葉飛看上他們來了,就不樂意了,他坐起來說道:“你們來乾啥啊?不在下邊為我乾活,還上來偷懶。”

“快,下去乾活,我今天結婚,耽誤不得。”

葉飛假裝不悅的說著。

雲鶴坐下,說道:“都做好了,現在我們青雲宗加上霸刀門的人,都快六萬弟子了,還辦不好你的婚禮?”

“來,吃個人蔘果,我老家特產。”

雲鶴打開禮盒,裡邊放著幾顆類人一般的果子,宛如娃娃一般,他分發給眾人。

舞月動哢嚓咬了一口,入口滑膩,清涼酥脆,香甜可口,舞月動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

“哇,好好吃啊。”

舞月動誇耀著人蔘果,她一把就把葉飛手中的人蔘果搶來,“這麼好吃,都是我的,你不許吃了。”

葉飛啞然失笑,他纔不稀罕吃什麼人蔘果呢。

“嗯,是挺好吃的。”

沈蒼生也是說著,他也是第一次吃到這種果子。

花雨庭咬了一口,也是眼睛發亮,“這麼好吃的果子,你哪裡弄來的?”

雲鶴笑了笑,說道:“我家有人蔘果樹,五十年一結果,正好結果了,拿給你們吃。”

“冇聽說過,你家是不是很有錢啊?”花雨庭問著他。

雲鶴立馬驕傲了起來,他拍拍胸膛說道:“那當然,我們家是最有錢的,就算我一輩子不乾活,也餓不死,每天花個一百萬水晶,也沒關係。”

葉飛聽到後,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哇,好有錢,都彆攔我,我要給你當狗。”

“當狗我都不要你,哈哈哈……”

雲鶴和葉飛相視一眼,二人哈哈大笑了起來,幾人交談甚歡。

就在此時,林動忽然走了上來,看著他們幾個其樂融融,林動很是羨慕。

“各位,歡迎我嗎?”

林動站在門口,問著幾個人,沈蒼生和雲鶴看著他,有些不悅,這個林動上次打他們太狠了,一直以來,他們的關係都不太好。

葉飛笑了笑,說道:“歡迎,來,坐這裡。”葉飛順手從舞月動手裡拿過來人蔘果,他隨手就遞給林動。

“吃吧,雲鶴家的特產。”

林動接過人蔘果,他咬了一口,安靜的坐著。

不知道怎麼的,林動一來,幾個人就拘謹了起來,冇有那麼多話了,氣氛有些尷尬。

“葉飛,恭喜你和舞月動結婚,整個青雲宗都在為你辦婚禮。”

林動率先開口,打破僵局,對著葉飛祝賀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