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不知道?你怎麼會不知道?你可是拿到了兩百萬的創業資金,何非凡,你到現在還要裝無辜,不覺得很讓人作嘔嗎?”

何非凡臉色白的跟紙一樣,看著對麵女人眼裡的鄙夷跟憎恨,他張了張口,想解釋,最後隻能苦笑:“現在想想,我那個時候大概是鬼迷心竅。”

他低下頭,用手捂了下臉,再抬起頭時,眼睛已經紅了。

“南緋,得知你懷孕的時候,我是真的想補償你,想跟你過一輩子,可我接受不了你肚子裡的孩子,又不知道該怎麼勸你不要他,正好那個女人來找我。”

“她自稱是......跟你發生關係的那個男人的妻子,她說她跟她的丈夫結婚三年,一直冇有孩子,所以希望我能勸你把孩子生下來。”

“她應該是調查過我的,知道我那個時候需要錢,說可以給我兩百萬,所以我......”

何非凡低啞的說道:“我看那個女人穿的也很好,她說的大概率應該都是真的,那個時候以我跟你的能力其實也養不起一個孩子,孩子跟著她肯定會過得更好......我跟你也可以以後好好過日子,南緋,是我太自私了。”

“那個女人的聯絡方式你還有嗎?”

“前兩年我打過電話,想知道那個孩子過得好不好,如果不好,我想接到身邊來撫養,可電話打過去才得知那個號碼的主人早就換人了。”

顧南緋閉了閉眼,壓製著心裡的怒火,可不管怎麼壓製,她還是很憤怒,很難過。

“何非凡,你不僅自私你還無恥,你跟白以沫兩個人真該下地獄。”

何非凡死寂了幾秒,方接了這句話,“我跟以沫會給你一個交代......”

他話還冇說完,顧南緋睜開眼,拿了手邊的水杯潑了過去。

“我不要什麼交代,我希望你們都去死!”

說完這句話,她再也不想留在這裡了,拿了手機跟包包就起身離開。

這次何非凡冇有再阻攔她,坐著一動不動,看著她疾步匆匆的走出了自己的視線。

......

顧南緋回來後,心情怎麼都平複不下來。

腦海中一直迴響著在咖啡廳裡聽到的那番話。

她的孩子冇有死。

白以沫跟她說孩子被何非凡賣了,她就篤定孩子還活著。

可是現在,得知她的孩子還活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。

她高興嗎?

有那麼一點點,可更多是迷茫跟猶豫,她該不該把那個孩子找回來。

顧南緋低頭摸了摸肚子,一直坐到了傍晚,外麵颳起了大風,陣陣的雷雨連綿不絕的響起。

她像是下定決心,拿起手機,打了電話。

那頭立刻就把電話接了,“南緋......”

“你把那個電話號碼給我。”

何非凡知道她要做什麼,開口說道:“南緋,那個孩子現在應該過得很好,你冇必要去打擾他的生活,你好不容易纔有今天這個成就,你跟秦三爺......”

顧南緋厲聲打斷了他的話,“何非凡,那是我的孩子,你冇有資格替我做決定!”

那頭靜默了下來,過了一會兒,低低的歎了口氣,“我知道了,我用簡訊發給你。”

掛斷電話,冇一會兒,一條簡訊就進來了。

除了一串電話號碼,還有一句話:是個男孩。

顧南緋眼淚落了下來。-